武汉新型肺炎疑似患者除夕产女 多家医院不收治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其官方网站通报了武汉首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致死案例。据介绍,死亡患者为男性,61岁,因呼吸衰竭、重症肺炎入院,同时患有腹部肿瘤及慢性肝病。

  南京大学附属金陵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施毅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重症的病毒性肺炎有5大类特殊易感人群,其中包含孕妇和有基础疾病者。

  在定点医院人满为患,普通综合性医院部分门诊甚至病房因为感染关闭的情况下,非感染的慢性病患者或需要长期化疗的病人如何就医?感染或疑似感染的特殊病人,特别是孕妇群体,以及一些需要立即手术救治的病人,如何得到及时诊治?成为这个“非常时期”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现象。

  中南医院妇产科主任李家福1月24日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发热病人接收的流程应该优化,疑似或确诊病人中的一些特殊人群,比如孕妇、需要开颅或开胸手术的病人,应该由谁来收,职责并不明确。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两位“特殊病人”,记录了他们在非常时期的艰难就医历程。

武汉新型肺炎疑似患者除夕产女 多家医院不收治 ↑1月24日中午,曾先生在手术室外等候妻子的剖腹产手术结束。前一个晚上,他带着妻子奔波了6家医院 

  孕妇除夕产下女婴

  前一天深夜辗转6家医院

  1月24日,除夕,中午12点15分,武汉“封城”第二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产科手术室。深夜辗转6家医院后,江夏一位28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高度疑似患者顺利产下女婴。

  据中南医院产科主任李家福介绍,这名蔡姓孕妇已怀孕38周加5天,23日上午到江夏区人民医院例行做产检,发现胎心快,下午等待复查过程中发现孕妇发烧,晚上持续发烧。“先后去了几家医院,都没有收治。”

  孕妇老公曾先生介绍,在江夏区人民医院住院部,测出妻子体温是38度,医生要求去发热门诊。“当时已经是快晚上6点钟了。”随后,曾先生根据医生要求在发热门诊“测血”,11点钟的时候拿到检测结果,“当时是说有点疑似,建议我们到市里面的医院去”。 

  在父亲和姐夫的陪同下,曾先生随后带着妻子到了武昌医院,该院已经被指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定点接收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针对发热门诊排队现象,1月23日,武汉市卫健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武汉市已经确定市汉口医院、市红十字会医院、市普爱医院西院、市七医院、市九医、市武昌医院、市五医院7家医院整体征用,作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

  医生告诉曾先生,武昌医院成为定点医院后,只针对发热病人,目前“没有产房,不能接收产妇”。

武汉新型肺炎疑似患者除夕产女 多家医院不收治
武汉新型肺炎疑似患者除夕产女 多家医院不收治↑汽车导航记录下来的江夏孕妇一夜奔波6家医院求医历程

  无奈之下,曾先生带着妻子在医院吸氧“等消息”。在医生的建议下,曾先生又带着妻子在武昌医院做了一次CT检查,发现肺部“实变”,高度疑似。医生建议其转往其他医院。

  曾先生带妻子过江到达协和医院后,协和医院医生告诉他,发热病人“已有指定医院接收,协和医院不能接收”。随后,曾先生又带着妻子前往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曾先生的父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医生要其去排队,并且在这里“只能治疗发热,生孩子管不了,只能保一个。”

  看到排队的人太多,而且发现妻子“胎心有点停的感觉”,曾先生通过市长热线找到武汉市卫健委,卫健委建议其前往武汉市中心医院做检查。到达中心医院后,医生看了病历回复:不是定点医院,发热病人不能收。

  最后,通过在广东打工的哥哥,曾先生打听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有产科。在奔波了一夜后,于早上6点来到中南医院。中南医院妇产科主任李家福告诉曾先生和他的家人:“既然来到医院,我们一定想办法解决。”

  1月24日中午12点15分,经过将近40分钟的手术,在武大中南医院产科手术室,孕妇顺利产下女婴。

  医院随后对新生女婴做了血液检测,没有发现异常,“其他体检没做,医院让我们把孩子抱回家了”。随后几天,一直到29日,曾先生都在医院陪护妻子,做了三次核酸检测均显示阴性,“一直也没有发烧,但医生说临床症状疑似新型肺炎,还在观察。”

  曾先生的姐夫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的汽车导航仪截屏,记录了曾先生一家一夜奔波求医的路程。

武汉新型肺炎疑似患者除夕产女 多家医院不收治 ↑曾先生和妻子1月23日半夜曾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就医

  肺癌老人称还没做完化疗

  肿瘤科关闭,4家医院不接诊

  61岁的唐先生,家住武汉青山,是一名退休教师。2016年,唐先生患上肺癌,化疗后,病情一直比较稳定。去年5月查出复发,肺部感染,“做了5次化疗”。

  1月14日,唐先生到武大人民医院肿瘤一科住院化疗。据唐先生称,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医院突然通知让病人先出院,当时唐先生的化疗还没有做完。此时距离武汉23日10点全城“封城”不到24小时。“整个科室都关闭了,病房也关了。”唐先生说,当时医院也没有让他办理出院手续。

  据唐先生在人民医院肿瘤科做护士的亲戚透露,肿瘤一科科室病房和门诊关闭是因为要全部隔离,“有人感染”。

  1月24日,大年三十。一大早,唐先生发现自己的体温到了38度多,而自己的爱人和儿子也出现发烧症状。在儿媳的陪同下,唐先生和妻子、儿子一起开车到武汉市第九医院发热门诊就医。

  此前的22日晚,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要求从23日起,武汉所有发热在37.3度以上的病人要到7家定点医院就诊,位于武汉市青山区吉林街20号的武汉市第九医院就是其中之一。

  在武汉市第九医院,唐先生从上午10点一直排队到了下午3点左右,检验报告单显示,白细胞只有2.58,而正常值在3.5到9.5之间。病历显示其体温在38.1度,CT检查报告单提示:肺气肿并感染,双肺小结节影,需药鉴别肿瘤性病变或其他。“医生开了三四天的药,就要我们回来了。”

  1月24日到28日,唐先生一直在家服药治疗,中间发烧加重,只能服用退烧药,开始一天吃一颗,后来要一天两颗,究竟是不是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引起的发热,“自己也不清楚。”

  因为化疗预埋的针管已经在体内一周,需要清洗,1月26日和27日,唐先生联系了一直为自己治疗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一科医生,电话中不停咳嗽的医生告诉他“自己已感染,在家隔离。”

武汉新型肺炎疑似患者除夕产女 多家医院不收治↑唐先生在武汉第九医院就诊的病历

  1月28日下午,服用退烧药降下体温的唐先生联系所在社区,社区应急车辆载其再次前往武汉市第九医院,医院告诉他“只接受发热病人”,不能收治。

  第二天上午,唐先生继续出现发热症状,而化疗预埋的针管已超过清洗期一天,再加上“白细胞低,身体虚弱”,唐先生前往武钢总医院,“想打些白蛋白,再把针管清洗一下”。医院告诉他“没有肿瘤科”。

  无奈之下,唐先生又赶往位于青山区二街的武钢二医院专门看肿瘤的门诊,医院告诉他“没有医生,都去支援发热门诊了。”

  下午2点,听说可以到医院挂急诊,唐先生的侄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再次联系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三科的医生,对方告诉她,可以让病人到急诊部开药,并告诉她要开什么药。唐先生随后和儿子一起开车到武大人民医院急诊科,对方说“急诊没有处方权,不能开药”。

  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半,奔波了一天的肺癌患者唐先生“非常疲惫”,其侄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有第二天再到专门的肿瘤医院去看看能不能就医或开药了。

  专家提醒:

  特殊病人谁来收治,需尽快明确

  多家医院为什么拒绝接收上述高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孕妇,中南医院妇产科李家福主任1月24日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认为,疫情爆发后,非定点的一般综合性医院防护达不到要求,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指定医院又没有产科,所以造成了这种矛盾。

  李家福介绍,能够实施剖腹产手术的手术室应达到传染病的一级防护要求,除了呼吸道防护,皮肤的黏膜屏障防护要求更高。

  1月29日,北京的志愿者沈女士也在网上发帖求助:有一名确诊感染的孕妇需要马上入院剖腹。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沈女士,据她介绍,武汉新型肺炎疫情发生后,他们建立了“武汉留守孕妇群”,“里面除了孕妇,还有医护、社工”。沈女士说为了帮助该确诊新型肺炎孕妇,他们在当天联系了多家医院,沈女士告诉记者:“目前政府也在想办法。”

  据武汉当地媒体消息:1月29日,武汉市成立专项督查组,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应收未收、应住未住”情况进行督查,督导尽快收治住院。消息称,专项督查组将全市15个区划分为汉口、武昌、汉阳三大片。但目前督查范围还未涵盖没有感染而亟需就医患者无法就医这类情况。

  17年前的SARS疫情爆发时,武大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正在香港威尔斯亲王ICU,禽流感爆发时,他也负责过重症病人的抢救工作。在他看来,目前武汉的这种“战时”状态,“为了避免患者的交叉感染,一些病人不能及时就医是难免的。接下来一切理顺,情况会好转。”

  李家福认为,目前发热病人接收的流程应该优化,疑似或确诊病人中的一些特殊人群,比如孕妇、需要开颅或开胸手术的病人,应该由谁来收,职责并不明确。

  李家福提醒,鉴于特殊人群中孕妇群体占比较大,由综合性医院还是定点医院来收,要尽快明确。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王震华

点击进入专题:

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责任编辑:吴金明

原创文章,作者:1946伟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yjysq.cn/weidezixun/1736.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