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筹款100万却只给受助人2万”更过分的出现了

  仅43斤的24岁女大学生吴花燕去世后,以其名义发起筹款的公益平台“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下称“9958”)被曝光募款100万却只给了吴家人2万。更有网友发现,类似的事件已经多次在“9958”上演。

  微博网友@陈岚微博 质疑,该平台多次在患者因病去世后,没有及时关闭捐助通道。

  比如,观察者网查询发现,下面这位名叫何泽悦的受助人,其实他早在2013年就因病情恶化离世;

比“筹款100万却只给受助人2万”更过分的出现了 可7年后的今天,还有不知情的人士在通过网站在向其捐款;
比“筹款100万却只给受助人2万”更过分的出现了 2013年,这个名叫孙高天的小朋友因手术后感染未能控制,病情加重不幸离世,目前相关捐款通道仍旧开启。
比“筹款100万却只给受助人2万”更过分的出现了

  另外,新京报曾报道,2016年9月9日上午,中华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9958救助中心工作群“9958大家庭”内,群成员收到了工作人员刘跃向项目志愿者发送的《暂停转款通知》。通知中称,“因9958团队在9月13日至9月23日进行培训及团建,在此期间不能转款”,通知随后附上了转款起止时间。

  所谓“转款”,即指向受助患儿或医院转账,用于后期治疗。在9958救助中心,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位志愿者,在了解到受助儿童的转款需求后,向救助中心提出转款申请,经审核后通过。

  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9958救助中心仅因“团队建设”一项,其公益基金转款暂停时间,便达26天。如果加上其他原因,其暂停转款总时长,达36天。

比“筹款100万却只给受助人2万”更过分的出现了

  “9958”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称“中华儿慈会”)旗下组织。

  在“9958”因吴花燕事件陷入舆论漩涡后,昨晚,中华儿慈会发布通报称:

  2019年10月25日,9958救助中心核实评估了吴花燕家庭贫困,病情危重,需要长期治疗的情况,因此接受了吴花燕及其家属的求助需求。吴花燕及家属随后填写了9958救助申请表,正式进入救助流程。9958救助中心为她在公募平台开通了筹款项目,微公益平台与水滴公益平台共计为吴花燕筹款100余万(1004977.28)元。

  随后,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

  至于余下的款项,在9958的“进展报告”中写道:转款过程中因乡政府和家人提出要求留到手术和后期再使用,所以善款未能进入医院。

比“筹款100万却只给受助人2万”更过分的出现了

  对于“9958”方面关于“乡政府干预”的说法,昨天,乡政府否认。

  据@时间视频 消息,沙坝河乡分管民政副乡长表示,政府只是提供救助,并未干预筹款及善款使用,“她这是私人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干预。”

  另外,根据封面新闻报道,对于此前该平台为吴花燕筹款的事情,吴家人根本不知情。

  对此,中华儿慈会表示,针对此次的公众质疑,中华儿慈会调查组要求9958救助中心进行全面核查,同时继续接受社会监督。

  除了以吴花燕的名义进行募捐,在9958的募捐页面里,还以“吴花燕4岁后父母相继去世,2017年奶奶去世”这样的内容描述了当事人,但其实相关说法从未得到证实。

  除了9958平台外,一个名为“XX听新闻”的抖音账号,也以“护燕行动”之名,在抖音平台上用二维码收款的方式,为吴花燕筹款,并发布视频,称45万余元爱心款“已亲自交至吴花燕”,但吴花燕及亲属表示,没有收过这笔钱。

  今天下午,光明网对此发布评论,认为种种疑团,令人眼花缭乱。在一些机构眼中,吴花燕似乎不再是命运不幸的个体,而是可供利用的“资源”。网络募捐自然有其必要性,这为众多无从接触慈善资源的个体提供了渠道。但显然地,不规范的慈善机制,短期后果是欺骗捐赠者、机构人员自肥等,长远来看就是消解社会信任。

  网络慈善如若缺乏规范,真像吴花燕事件中爆料的那样,有机构擅自筹款、拨款不到位、去世后依旧募捐等,久而久之,人们看待网络慈善,会否也变成“不是个骗子吧”?看似先进的技术解决方案,也可能被消解成一种“骗术”套路,届时,穷困者无力、有力者无奈。

责任编辑:郑亚鹏

原创文章,作者:1946伟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yjysq.cn/weidezixun/1305.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