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版药神”郭桥获释:婴幼儿幸免值得我坐牢

“疫苗版药神”郭桥获释:婴幼儿幸免值得我坐牢 案件庭审现场

  2019年12月28日,“疫苗版药神”案重审宣判,郭桥和其余三名被告人的罪名改判为“走私罪”,刑期大幅缩短,郭桥以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于2020年1月4日出狱。

  2019年12月1日,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正式生效,其中规定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不再按假药论处,“销售假药”的罪名将不再适用于郭桥案。

  2018年1月5日,美华丁香妇儿门诊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美籍华人医生郭桥,因决定采购、销售和接种未经国家药监等部门批准进口的1.3万支疫苗,被以“销售假药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其他三名涉案人员也因相同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4到6年不等。

  据媒体报道,我国在2014年2月至2017年3月期间,因药品审批原因中断了针对两岁以下婴幼儿的7价肺炎疫苗的进口,断供长达3年之久。郭桥等人找到一条来自新加坡的疫苗走私供应渠道,指使他人携带、运输疫苗入境,然后在美华门诊部加价为有需求的儿童注射。

  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郭桥表示,对于进口疫苗一事从没有半点后悔,“那些通过接种疫苗、幸免于疾病的婴幼儿值得我坐牢,医疗行业的本质就是要将别人的生命置于自己的生命之上”。

“疫苗版药神”郭桥获释:婴幼儿幸免值得我坐牢 郭桥近照

  深一度:可否谈一谈从国外进口疫苗的过程?

  郭桥:2014年下半年,疾控中心把他们所有的进口疫苗制剂供应给我们机构,之后就断供了。这些制剂仅半年就被用完,但是客户又有很大需求。我们当时不知道是全国性断供,医生让药房主任向市场找药,然后供货方发现了我们的需求,主动对接过来。

  深一度:你为何同意进口疫苗的做法?

  郭桥:婴幼儿的肺炎球菌感染是一种高死亡率的疾病,需要阶段性多次接种才能起到疾病预防作用,接种不能中断。我刚当医生时,碰到的第一例死亡的病人,就是一个2岁的孩子感染了肺炎球菌。有统计数据,中国大陆每年约有2.4万婴幼儿死于该疾病。基于以上认知我无法拒绝这个决定。

  深一度:那你是否清楚其中的法律风险?

  郭桥:只是粗略知道违反国内的药品管理法。2011年,我们机构被上海药监行政处罚过,以为这次也顶多是行政处罚,没想到会触犯了刑法。

  深一度:案发时是怎样的情形?

  郭桥:公安和药监人员进驻我们机构,开始抓捕几位管理人员时我才知道此事。当时以为是被走私犯所拖累,加上我本人不了解其中的细节,只是在案发一周后,我作为法定代表人接受了公安和药监人员的询问。

  我向公安表示,如果我们被抓的员工没有谋取个人私利,这件事应该由我们机构负责,我作为机构负责人要保护好自己的员工。基于这一信念,我向公安自首,并要求他们不再去追究我们机构的实际涉案行为人员,一切责任由我一人承担。

  深一度:何时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郭桥:被一审判决有罪前我一直是在取保候审状态,从未被公安拘捕过。所以意识不到严重性。也难以接受被司法机关贴上“假药销售罪”的标签。判决结果公布后,也没有任何一位客户来找我们麻烦。相反还有一百多位客户联名向高院陈情为我辩护。

  深一度:关于购买疫苗的人员、流程、价格等细节,你了解多少?

  郭桥:除了批准购买用款申请和要求疫苗来源可靠、冷链完整之外,其他一概不知,案发前我都不知道同案犯胡盼盼(美华丁香妇儿门诊部保险科原组长)是我们的员工。疫苗价格是儿科医护人员根据客户的实际需求自行决定,我不参与。

  深一度:美华门诊部的疫苗售价比进价高出数倍,是否有受利益驱动的成分呢?

  郭桥:比进价高出数倍的是医疗服务费,是我们私人医生24小时全天候不间断的医疗服务,而非药品销售费用,药品收入只占我们总收入的5%左右。

  美华购买的疫苗都是由客户预付全额医疗服务费用后,我们才去向供货方订购,从不做单独疫苗加价转售服务。而且这些疫苗都被标识为客户所有,单独保管存放,不进入机构的药房库存单。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没有提供这种服务,家长带孩子跑去香港接种疫苗,费用和时间都会超过我们的收费。

  深一度:对于这样的价格,家长都是什么反映?

  郭桥:由于该项服务都是家长提出需求并预付全额后我们才去订货,主动权掌握在家长手里。并且由于供应量太少,无法满足所有人需求,所以不存在客户嫌价高的问题。

  深一度:你后悔过做这件事情吗?

  郭桥:我一直想导入一种新的医疗文化标准和价值观,所以没有半点后悔。同时在二审过程中,我又获悉该疫苗在案发期间有3年半的全国性断供,那些在通过接种疫苗、幸免于疾病的婴幼也值得我坐牢。医疗行业的本质就是要将别人的生命置于自己的生命之上,所以才能被社会称之为“白衣天使”。

  深一度:对于“药神”的称呼,你如何看待?

  郭桥:这部电影热映时我在看守所内看不到,但其故事原型陆勇的法律案情与我的情况不大吻合。他是在便宜和贵的药品之中做选择延续生命,而我们则是在全国性断供的背景下,使用非官方渠道供应的疫苗来保护生命。

  深一度:你如何看待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

  郭桥:我们的案子因新法实施而得以反转,我由衷感谢政府及时修法。

  深一度:出狱之后你有何打算?美华门诊部目前还可以做疫苗相关工作吗?

  郭桥:美华门诊部的疫苗接种资质目前仍未恢复。当初我放弃在美国打拼20年积累的一切回国创业,是因为我热爱这个国家,过去十几年我回国后的行为也能证明这一点。因此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磨难,我都会将自己剩余的生命全部奉献给这个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

  记者/郭慧敏

责任编辑:郑亚鹏

原创文章,作者:1946伟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yjysq.cn/weidezixun/1192.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