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车700米和16公里所收高速费一样?首发热线回应

行车700米和16公里所收高速费一样?首发热线回应 1月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驾车行驶不到700米,被收取过路费8元。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日前有北京市民反映,新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在2020年元旦执行后,其驾车从京新高速沙阳站行驶到沙河主线收费站,全程不足700米,所收费用由过去的5元涨至8元,日常通勤费不降反升。

  对此,首发集团高速公路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京新高速从箭亭桥到沙河主线收费站全程近16公里,途中没有设置其他收费站和ETC门架系统,无法在这一区间内实现分段精确计费。因此,车辆不论是从北清路还是玉河南路入口上京新高速,只要经过沙河主线收费站,过路费都是从箭亭桥开始算。

  不少上班族呼吁京新高速增加计费设备,实现“多用路者多付费,少用路者少付费”。 新京报记者将上述情况及市民诉求反映至北京市交通委,工作人员表示会交由责任部门商讨后处理。

行车700米和16公里所收高速费一样?首发热线回应 2020年元旦后,车辆不论是从北清路还是玉河南路入口上京新高速,只要经过沙河主线收费站,过路费都是从箭亭桥开始算,即8元。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通勤成本不降反增,上班族改走辅路

  家住北京昌平区保利·罗兰香谷小区的陈女士称,其在海淀区上班,住所与单位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过6公里。此前,她驾车从沙阳站上京新高速,行驶约600米后到达京新高速主路沙河收费站,需要缴纳过路费5元,按照旧的高速路收费标准,5元属于“起步价”。

  2019年年底,北京市确定将落实国家新的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小型客车要按照实际行驶里程收取高速费,精准计价,“多用路者多付费,少用路者少付费”。

  陈女士称,自己得知上述消息后,根据通勤情况进行了计算:沙阳站至北清路,需行驶的高速路段总计约4公里,按照每公里0.5元,每次应收费2元。陈女士称,这样一来,往后每天的通勤费用将节省6元。

  但2020元旦新高速公路收费标准执行后,陈女士发现,同样的上班路,过路费由过去的5元涨到了8元,ETC刷卡通行享受优惠后的价格为7.17元。“费用不减反而增?”陈女士不解。

  此外,沙阳路附近保利·紫金香谷、巩华城等小区业主也反映,其遇到了与陈女士同样的情况。“到北大国际医院看病,高速上开2分钟,不到2公里,就收费8块钱。”巩华城业主刘先生说,在向收费站咨询后他了解到,京新高速建设起点位于北五环箭亭桥,从沙阳站驶入由北向南经过沙河主收费站的车辆,不论从哪个路口下高速,计费系统都默认是从箭亭桥驶出,因此都要收费8元。

  刘先生称,如此收费,小区不少业主都宁愿早些出门,选择不收费的京藏辅路通行。

行车700米和16公里所收高速费一样?首发热线回应 ETC用户享受九五折,最终收费7.17元。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记者体验:车行不到700米,过路费增至8元

  1月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驾车从昌平玉河南路向北驶入高速主路,行驶1.1公里后到达沙河收费站,在人工收费窗口拿到了工作人员递出的车辆通行卡。随后新京报记者继续前行,不到700米后到达沙阳收费站。此时,收费员收回过路卡,收取了8元钱的过路费,比以往多收了3元。

  面对过路费涨价的疑问,收费员称,京新高速建设起点位于北五环箭亭桥,过路费也由此开始计算,车辆不论是从箭亭桥到沙河主线收费站之间的哪个入口上高速,都默认为从箭亭桥开始计费。因此,从箭亭桥到沙阳收费站距离为16公里左右,过路费为7.55元,四舍五入后收费8元整,ETC用户享受九五折后扣费7.17元。

  首发集团高速公路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上述收费规则,称京新高速从箭亭桥到沙河主线收费站全程近16公里,途中没有设置其他收费站和ETC门架系统,无法在这一区间内实现分段精确计费。因此,车辆不论是从北清路还是玉河南路入口上京新高速,只要经过沙河主线收费站,过路费都是从箭亭桥开始算。

  若绕行他路耗时长,市民直呼“早晚高峰等不起”

  至于解决办法,首发集团高速公路服务热线工作人员称,京新高速沙河主线收费站以南没有收费站,车辆出京可提前下高速,绕开沙河主线收费站,避免产生高速费。

  但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京新高速西二旗以北到沙河一段无辅路,车辆如提前下高速,需要穿行北清路、玉河南路、老牛湾路等,行车距离增加3倍以上,更耗时。刘先生也称,不少小区居民也做过类似“探索”,但增加的时间成本让大家打了退堂鼓,“尤其早晚高峰,等不起。”

  刘先生认为,要精确计费就要真的精确到每个人身上,因此有必要在沙河主线收费站以南增加计费设备,减轻沙阳路附近居民的通勤成本,“每天来回可省10元甚至更多。”

  对此,首发集团高速公路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收费站设置以及收费标准由交管部门统一部署和执行,针对京新高速这一情况目前尚未接到新的计费规划。

  1月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将上述情况及市民诉求反映至北京市交通委,工作人员表示会交由责任部门商讨后处理。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责任编辑:吴金明

原创文章,作者:1946伟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yjysq.cn/weidezixun/1123.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217584@qq.com

电报交流群:https://t.me/bobajiaoliu(@bobajiaoliu)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