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汉路租房]94版《三国》剧组重聚忆当年 原本诸葛亮让他演

时间:2019-08-16 04:31:57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安卓手机管家

  94版《三国》剧组重聚忆当年,诸葛亮最开始定的是濮存昕,唐国强试戏周瑜

  任大惠 都围着明星转,拍不好戏

  央视《向经典致敬》8月13日-16日播出《三国演义》25年重聚节目,引发观众集体怀旧。新京报为此专访94版《三国演义》曹操饰演者鲍国安、诸葛亮饰演者唐国强、司马懿饰演者等多位台前幕后主创,他们坦率地表露了当时拍戏的感想,也对后辈提出了殷切希望。

  任大惠曾经担任过央视版《红楼梦》《三国演义》(以下简称《三国》)《水浒传》的制片人。由于《红楼梦》的成功,到《三国演义》的时候经费情况好了很多,花了7950万元拍了80多集。任大惠说,《三国》分了两个组五个导演,但那时候大家一条心都在戏上,互相容忍、互相帮衬。回忆当年,任大惠说,可能是因为老了,所以挺感慨的,“这一辈子也算是我运气好,能赶上这几部大戏,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真是满满正能量,这是一种很开心的感觉。”

  任大惠也曾化过关羽的妆

  《三国》拍得好,很大程度上也因为演员选得合适。据任大惠介绍,“刘关张”是定得最早的,因为第一个镜头拍的就是“桃园三结义”。关羽是《三国演义》中最英武的人物,书中对他的描写是“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若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关羽一开始的人选不是陆树铭,说他像关羽也不是很像,说不像又有一点味道,很犹豫。当时有人开玩笑说,任大惠看着像是关羽。任大惠还真化上关羽的妆看过,“自己觉得好玩嘛,就拍了一张关羽的照片,但是真的太老了。”最后定了陆树铭,化上关羽的妆之后特别棒。

  诸葛亮最开始定的是濮存昕

  诸葛亮本来想的是让濮存昕演,后来他要去帮他父亲拍一个戏,诸葛亮就落空了。唐国强最初来试镜选的角色是周瑜,“因为唐国强当时还是‘奶油小生’,没那么大辈分,相对而言周瑜的戏比较少。”试完周瑜之后,大家看唐国强的扮相漂亮,有一位导演说给他粘上胡子再看看,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就按照诸葛亮的造型给他化好妆,唐国强的眉宇之间确实有诸葛亮的感觉,王扶林导演就让唐国强把《隆中对》诸葛亮自白的这段戏练一下,最后顺利通过。

  《三国》当时选的主要演员大部分是戏曲演员出身,年龄普遍偏大。任大惠说,《三国》和《红楼梦》不一样,拍《红楼梦》的时候有一个很明确的概念,曹雪芹的原作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孩,所以,《红楼梦》选的演员也只有十几岁。当时有的小演员父母不放心,每个星期至少有两三天,父母就在拍摄现场边上坐着等,看着自己的闺女拍戏。到《三国》就没有年龄这个界限了,好像也没人研究三国中的人物到底多大。“大家觉得看着差不多就行了,偏大一点也行。”

  《三国》经常一个角色由几个演员扮演。任大惠坦言,像鲁肃有三个演员确实有点多,主要原因是演员调度不过来。

  《三国》是迈出国门第一炮

  《三国》播出之后反响很好,美国大使馆给任大惠打来电话说,“任先生,我是美国大使馆,您能抽时间来一趟吗?我们以好莱坞和美国演员工会两个单位的名义邀请你们去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出国还很不容易,就这样,任大惠和王扶林等几位主创一起去了美国交流学习,那也是任大惠第一次去美国。

  还有一件让任大惠印象深刻的事,看过《三国》之后,泰国王的叔叔特意要接见《三国》剧组,那时候他已经70多岁了,坐在轮椅上,他说:“我跟《三国演义》是有缘的,我从7岁开始看泰文版的《三国演义》,10岁开始看中文版的《三国演义》,我此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其中,我最喜欢赵云。”当时剧组演员都化好妆,穿好衣服跟他照相。泰国王的叔叔说,“你们都从书里飞出来了,我真的太高兴了,今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

  “他说的这句话非常感人”,任大惠说,直到20多年过去他依然记得很清楚。“所以《三国演义》对我们来说,是迈出国门的第一炮。”

  【对话】

  要拍新三国关羽最难找

  新京报:如果再拍一版“新三国”,你对主要人物有没有合适的演员设想?

  任大惠:现在的演员我知道得不多。找到一个像关羽这样的很难。曹操、诸葛亮还比较容易找到,因为他们的形象特征不是很明显,只要化妆就行。关羽被我们树立了这样一个形象,大家都认为关老爷选得特好。

  新京报:当年《红楼梦》也是选了很久才敲定的角色,每个演员都花了很长时间熟悉环境。现在的演员好像都不太有这个传统了?

  任大惠:我认为这事儿极不正常。《红楼梦》拍摄的时候有一项规定,副导演必须把超过半个月没戏的演员报给制片部门,有统一的管理。到《三国》慢慢就开放了,但是不许演员跨戏,那时候也没人敢跨戏。那时候拍戏大家还是一个创作的氛围,现在全围着演员转。拍《三国》的时候两个人住一屋,鲍国安算当时的大演员,给他分的室友都很崇拜他,天天嚷嚷着说鲍老师我好崇拜你,弄得鲍国安没办法背戏,也没做到给他一人一个单间。

  新京报:拍摄电视剧的资金越来越充足,但能成为经典的越来越少。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任大惠: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有几个原因。其一是现在的人都比较浮躁,从导演到演员。其二,他们把拍电视剧看成一件很简单的事,对它的艰苦认识得还不够。当时拍一集《红楼梦》需要20天,一个月拍一集半,22个月拍36集。《三国演义》5个队,有时候2个队一块拍,平均下来11天半拍一集。现在电视剧3天拍一集,因为大明星下一个戏还等着呢。拍戏得琢磨,表情的东西一遍不行就两遍。那时演员也听话,一个镜头可以拍两三个小时,坚决不凑合,画面不真实观众也不想看。现在电视剧那么多,大家也看不过来。我在拍完《红楼梦》的时候,骑自行车回家,看到胡同里全在看,这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事儿。现在哪还有这样的事儿?现在孩子都是刷手机,看小视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张赫 徐美琳 武芝